• 联合国:叙利亚新增92万无家可归者另有560万难民逃亡邻国 2019-09-10
  • 和田县驻村工作队帮助农民收小麦 2019-07-24
  • 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-07-24
  • 【拜年啦!】强坛嘉宾送祝福,看哪位大咖的心愿戳中你的心! 2019-07-22
  • 把文明乡风的种子播进百姓心田 2019-07-22
  • 鄱阳湖花海:文明仍应成为最美风景 2019-07-05
  • 农村的巨变是农业的巨变吗?变化概念, 2019-07-05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瓜娃子啊!社交、尊重、自我实现能分配给你? 2019-06-25
  •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,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,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,这才真是“蚍蜉撼树也”! 2019-06-25
  • 【北京页川车型报价】北京页川4S店车型价格 2019-06-20
  • 湖北经济学院举行中德艺术青年交流活动 共绘“丝绸之路” 2019-06-20
  • 新加坡人解馋就去小贩中心 低廉价格待八方来客 2019-06-04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5-25
  • 回复@tdeqs:剥削跟所有制没有必然关系!你用自有的生产资料独自(自主劳动自负盈亏)或与他人联合(共同决策利益共享风险共担)生产,跟剥削有啥关系? 2019-05-24
  • 【宗教与中国文化】巧把音声作佛事 唐代佛教舞蹈浅议 2019-05-22
  • 甘肃快3 > 长安风流 > 第505章 西域真神

    贵州体十一选五走势图: 第505章 西域真神

        在铺满黄金的丝绸之路上,有一个枢纽中转城市。他位于西域的核心地带,那密水流域肥沃的土壤与便利的交通,孕育了这里的人民,也给这一方土地带来了不可计数的财富。

        这个城市,就是康国的首府——“萨末建”。

        萨末建是唐时的人们对它的称呼。后世史书赐予它的另一个名字,在历史上乃至世界上都是赫赫有名——萨马尔罕。

        如果说大唐长安是当今天下最雄伟最壮观的城市,号称天下第一城也不为过;那么,身为丝绸之路核心城市的萨末建,则是天下最富有的城市,没有之一。

        据闻,这里集中了贯穿整个丝绸之路所有国家一半以上的财富。如果将行走在这里的商人身上所携带的财富集中起来,足以抵得上一个大唐帝国!

        传闻总有它的夸大不实之处,但这也足以见得萨末建是何等的富有。

        此刻,武媚娘正与她庞大的商队,驶入这座传闻中的天下第一“商业之城”。

        “东家,咱们万里迢迢的跑到这个地方来,图个什么呢?”与武媚娘同坐一车的苏怜清撩开车窗朝外看了几眼,有点不爽的叨唠道,“四处都是大鼻子绿眼睛红毛蓝毛的大胡子鬼,身上一股子羊骚|味儿。这些城墙和房子也修得太古怪了,左右看着就是不舒服?!?br />
        长途跋涉的武媚娘显得比较疲惫,斜仰着车板淡淡道:“我可没叫你跟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喂,你说这话可就不厚道了!”苏怜清忿忿道,“我还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?我都抛下了不到三个月的宝贝儿子跟你长途跋涉来到这鬼地方,你都没句好话给我!”

        这句话仿佛是刺到了武媚娘的心中之痛,她轻轻的拧了一下眉头,说道:“我亦何尝不是?”

        “我真想不通!”苏怜清道,“难道在商人的眼里,除了钱财就没有其他了吗?你与秦慕白也有一年多没见面了,刚生下宝贝儿子也才半岁,你就忍心抛下他们跑到这几千里外的鬼地方来瞎折腾?——我真不知道你图的是什么!”

        “以后就你知道了?!蔽涿哪锴嵊趿艘豢谄?,拍了拍车板大声道,“尽快找个商驿安顿下来,大家好生歇息一日!”

        “是,东家!”

        苏怜清撇了撇嘴,继续朝窗外瞟,嘟嚷道:“这地方还真是热闹,比长安的西市人还要多。满街的货物堆得像山一样,人山人海都走不通了,这可还是战乱时期呢——哇,那就是大宛马么?真漂亮??!我要给我家那汉子买一匹回去!——不,两匹!东家,你借点钱给我好不好?我家那汉子没别的爱好,就爱好马!”

        “行了,你少唠叨两句!”武媚娘有点不耐烦的道,“亏你也是老江湖,少见多怪!——此行特殊,你不要任性造次!”

        “不就是经商赚钱嘛,有什么特殊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总之你没事别到处跑,乖乖跟在我身边不要惹祸!如果发生什么意外,我肯定不会管你,丑话先说在前头!”

        “好吧,听你的!”

        少时过后,武氏商号三百多辆车子组成的大商队,在一家粟特人开的商驿住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下车之后,武媚娘就上亲自上前,与商驿的管家脚夫们交流,说得一口流利的粟特语。苏怜清听得云里雾里,等武媚娘交谈完后便问道:“东家你说的什么话,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?”

        “亏你跟着我走南闯北这好几年了,居然连粟特语也不会一句?!蔽涿哪镄Φ?,“我说的是粟特语。这家店的老板是粟特人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‘昭武九姓胡人’。要想行走在西域丝绸之路上,不懂粟特语和粟特文是不行的,它就像是我们大唐内地的官话。不仅如此,哪怕是在大唐内地也有大量的粟特商人聚居,粟特语与粟语文,都是行商之人必学的东西。当然,不成气候的小商小贩们例外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有这么玄乎?”苏怜清轮着眼睛,迷茫的道,“昭武九姓胡?……哦,听着耳熟!好像长安洛阳那些地方都有不少昭武九姓的胡人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呀,真该多读点书!”武媚娘摇头笑道,“昭武九姓是大月氏的后裔,其中有一些也有秦汉时遗留下来的匈奴混血?!盐洹丛从诤游髯呃鹊恼盐涑?,原为大月氏国的国都,当年被匈奴所逼迫举族西迁,国都之名亦随之西移。昭武本义即是’京城’。西迁之后大月氏国逐渐分成了九个国家,康国就是九国的宗主国。昭武九姓胡最擅长的就是经商——眼前的康国都城萨末建,就是天下商贾云集之地。经商之人如果不来萨末建走一走,可谓虚度此生了!”

        “真复杂,不懂!”苏怜清撇着嘴说道,“我只知道经商就是贱买贵卖,赚钱走人。哪像你,把人家祖宗八辈都盘了个底弄个清楚明白,累不累呢?”

        武媚娘笑道:“公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,兵法又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。经商其实也跟打仗一样,你要赚对方的钱,对方也想赚你的钱,不先了解对方,如何能胜?早在我经商之初,就想来闻名遐迩的萨末建看看了。为此,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专门学习粟特语与粟特文。而且,就算是在大唐内地经商,也少不得要与粟特人打交道。粟特人真是一个神奇又勤劳而且相当聪明的民族,他们的商人遍及天下,赚尽天下财富,所到之处必定是富甲一方。就连长安、洛阳这样的地方,粟特商人也是名动一时的风云人物。大唐第一富商郑家大公子郑安顺的手下,就有六名粟特人担任管家。每个人都能独挡一面经略四方,实在是惊人的能干。粟特人,简直个个都是天才的商人!”

        “嗬!真是很少听见你这么称赞别人!”苏怜清啧啧的道,“照你这么说,粟特人的确是有那么一点了不起了?”

        正说着,从商驿的正馆里走出一名男子,年龄大约四十上下,身穿一袭窄袖紧身的及地白袍,头戴高高的尖顶卷檐帽,碧眼虬髯高挺鼻子,正满面笑容的迎来。

        “敝人康德来,乃是小店的掌柜,热诚欢迎远道而来的大唐贵客!”说得竟然是一口相当流利的汉语。

        “原来是康东家,在下武媚娘,有礼了?!蔽涿哪锘沽死?,微笑道,“康东家的汉话说得甚是流利,汉名也取得十分地道,想必曾是去过大唐吧?”

        “敝人曾在长安、洛阳经商十余年,那里就是我的第二故乡。敝人近期不久才回到故土。因此,敝人见到来自东土大唐的贵客,甚是亲切!”康德来殷情且和善的道,“贵客远来辛苦,不如就请先入店歇息。但凡有什么要事情要办下的,武东家只管吩咐。不管是要联系官府申请通行准商文书还是货物需要交易,小店都可以代劳。至于费用,请您放心,小店给出的任何价格,绝对是整个萨末建最公道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康东家真会做生意。别的不说,我接下想要做的你都猜了个**不离十!”武媚娘笑道,“这样吧,生意的事情稍后再谈。我们远涉千里而来都累了,先给我们安排房间歇下来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没有问题,武东家来了即是上上宾,请!”

        就在康德来的话音几乎刚落,从院外突然冲进来一队兵卒。人人穿着厚重的铠甲手执耀眼的刀剑,头上戴着鸡冠一样的武弁大帽,气势汹汹的咆哮赶人。

        现场顿时鸡飞狗跳人喊马嘶,康德来大惊,迎上去阻止大叫道:“怎么回事?你们要干什么!”

        “滚开!”领头的军校一把将他推开大吼道,“我王有令,萨末建城内所有的汉商汉人都要抓起来!”

        武媚娘和苏怜清等人一听,脸色顿时变了!

        “东家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!”武媚娘深吸一口气,“萨末建是个自由贸易的城市,从来不会拒绝任何国家的商人出入,现在突然要抓捕汉商——难道,跟战争有关?”

        正说着,那队甲兵将武媚娘等人包围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是汉人!”领头的军校用刀指着武媚娘等人,厉喝。

        苏怜清正要发难,武媚娘拉了她一把将她按住,自己上前一步,用流利的粟特语朗声道:“正是。我们是来自兰州的官商,秦仙商号!”

        武媚娘特意说的“兰州”而不是“长安”,而且,将“秦仙商号”四字说得重了几分。

        “兰州,秦仙商号?”那军校目露凶光但十分警惕的将武媚娘上下打量了几眼,眼中渐渐多了几分异样且带着色相的神采,甚至还咽了一口口水。

        “奉我王命,凡是萨末建城内的汉商与汉人,一律抓捕?!本5纳裘飨匀岷土诵矶?,还暧昧的朝武媚娘凑近了几分,一双眼睛贼溜溜的就瞟在武媚娘高耸的胸脯上,压低了声音道,“对不住了,这位漂亮的美人儿。我也是……奉命行事!”

        “滚开!”猛然一声清斥,那军校仰天就倒摔了个仰八叉大声惨叫,吓得那群士兵们大声叫嚷,纷纷挺起刀枪来,一时剑拔弩张!

        苏怜清一晃身出现在了武媚娘身前,宛如鬼魅般身形一错伸脚就踏在了那倒地军校的胸膛上,手中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短剑,紧紧比着他的咽喉,喝道:“叫你的人散开,不然我割断你的喉咙!”

        虽然那军校听不懂苏怜清说的是什么,但短剑的刺骨寒意已经充当了翻译。

        “苏怜清,你放开他。我们是来求财的,不是来争斗的?!蔽涿哪锎尤荻驳牡?,接下来换作了粟特语,对那些军士们说道,“你们听清楚,我就是兰州官商秦仙商号的东家武照。我们不是一般的汉商,我此来的意图并非只是经商,还有其他重要的目的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目的?”倒地军校狼烟的爬起来,退后了几步气恼又小心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配知道?!蔽涿哪锇寥坏男笔幽蔷?,“接下来的话,我只跟你们的三位顾命大臣与国王讲。你若识相,就速速回去通报!”

        “在萨末建,你这样的商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!”那军校彻底恼怒了,恨恨的啐了一口就准备拔刀,嘴里喝道,“还让我给你通报,你凭什么?!——兄弟们,动手抓起来!若有反抗格杀勿论!”

        “就凭!——”武媚娘突然高声喝道,“我能请动大唐西征元帅苏定方的数十万大军!够吗?”

        “呃??!——”刚刚要一拥而上的数十名粟特兵丁,顿时如同中了定身法一样定住了。

        那军校瞪大了眼睛再次上下打量武媚娘,怔怔的道:“你……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        “蠢货!你惹了这天底下最不该惹的女人!”苏怜清恼火的横出来再次档在那军校面前,指着他的鼻子喝道,“她是什么人不重要,重要是她男人!”

        军校迷茫的四下顾盼,显然是听不懂苏怜清的话。商驿掌柜康德来急忙上前翻译给他听,并问苏怜清,眼前这女掌柜的男人,是何人?

        “你们听好了!”苏怜清双手叉腰,十足嚣张而且小人得志的大声道,“她男人,就是踏平吐蕃威震天下的大唐安西大都护——秦慕白秦少帅!”

        “呼啦”一声,那群军校拔腿就跑蜂拥而散,边跑还在边叫——“速速回报我王!大唐天朝使节已经抵达萨末建!”

        “呜!秦慕白来了!苏定方来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大唐杀到萨末建了吗?”

        “主??!康国的灾难降临了吗?请你救恕我们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苏怜清顿时目瞪口呆,回头一看,武媚娘同样是一脸茫然,二人一同迷惑的摇头。

        反倒是那商驿的东家康德来,已经双膝跪倒在地如同朝圣一样的对武媚娘等人行五体投地的大礼,嘴中道:“原来是真神之子驾到!真神之子驾到!”

        “什、什么真神?”苏怜清纳闷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在高昌国流传来的真神传说,大唐秦老令公秦叔宝,就是真的战神!同样也是在丝绸之路上所有商人的守护神!”康德来双手合十低颌着头,万分虔诚的道,“万万没有想到,武东家居然是真神的儿媳!——你们可以去萨末建每家每户看一看,所有的人家都贡奉有真神的神位,就如同中原每户人家过年的时候,门上都会贴有秦老令公的门神之像!”

        武媚娘与苏怜清面面相觑,一时愣了。

        康德来又道:“再加上这两年来真神之子——河陇秦少帅的大名威震天下,尤其是他平定吐蕃之后,西域大小国家对他的大名如雷贯耳。现在,在真神的旁边也经常有秦少帅的生祠贡奉——换句话说,秦家父子在粟特人心中的地位,已经仅次于阿拉真主了!”
  • 联合国:叙利亚新增92万无家可归者另有560万难民逃亡邻国 2019-09-10
  • 和田县驻村工作队帮助农民收小麦 2019-07-24
  • 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公告专栏 2019-07-24
  • 【拜年啦!】强坛嘉宾送祝福,看哪位大咖的心愿戳中你的心! 2019-07-22
  • 把文明乡风的种子播进百姓心田 2019-07-22
  • 鄱阳湖花海:文明仍应成为最美风景 2019-07-05
  • 农村的巨变是农业的巨变吗?变化概念, 2019-07-05
  • 回复@不能这样啊:瓜娃子啊!社交、尊重、自我实现能分配给你? 2019-06-25
  • 你总是肆意歪曲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满脑胡思乱想,所以才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,肆意诋毁科学新真理,这才真是“蚍蜉撼树也”! 2019-06-25
  • 【北京页川车型报价】北京页川4S店车型价格 2019-06-20
  • 湖北经济学院举行中德艺术青年交流活动 共绘“丝绸之路” 2019-06-20
  • 新加坡人解馋就去小贩中心 低廉价格待八方来客 2019-06-04
  •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-05-25
  • 回复@tdeqs:剥削跟所有制没有必然关系!你用自有的生产资料独自(自主劳动自负盈亏)或与他人联合(共同决策利益共享风险共担)生产,跟剥削有啥关系? 2019-05-24
  • 【宗教与中国文化】巧把音声作佛事 唐代佛教舞蹈浅议 2019-05-22
  • 排列五定和值 幸运飞艇稳赢技巧 牛牛牌游戏软件 任选9场中几场算中奖 电游 河北快三开奖跨度 中国足彩网赞助 7星彩走势图带连线500期 特单双中特 辽宁快乐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网 360网上可以买彩票么 北京快三开奖就是牛 安徽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排列五中奖